Chenchen

我害怕你们相爱,
又害怕你们不相爱。

图书馆的男孩 [驼妹校园AU,后续未知]


*后续未知因为这件事来源于自己,之后会发生什么并不清楚
*主驼妹,多萝提及
*现在的时间线:  留学研究生田野
  从前的时间线 
考研大四金融系学长金赫奎  X   大三外语系学弟田野







        “现在首尔会不会也在下雪?” 田野现在西班牙小城萨拉曼卡的广场上,用手接住一片雪花。周围的人们都在欢呼着“¡Feliz Navidad!”

       
        
        跟随着人流走上大街,装点漂亮的花车上漂亮的女孩在分发着糖果。经过田野的时候,小声的和他说“Eres muy guapo.”(你真帅……好看!)

 

        田野接过塞进他手里的巧克力,笑着说“Yo también. Gracias por su regalo.”(你也是谢谢你的礼物。)

         上一次有人给他巧克力,还是几年前的圣诞节。

   

 

     
 
         大学时期的田野在女多男少的外语学院也算不上特别受欢迎,更多的女孩看到田野都像是在看宠爱的弟弟。看他甜甜的笑就很开心了,从前查晚自习的学姐每次面对对自己撒娇说要早走一点的田野总是毫无招架之力。

 


         “哎!你们,不是说好的和我去图书馆嘛,干嘛去啊?” 下课后看到几个急着冲出教室的室友,田野气不打一处来。


        “唉田野,才想起来我今天晋级赛,周末啊周末一定跟你去!” 留着很稚气刘海的男生尾音微微上扬,显得特别欠揍。“要是C不了我你等着吧李多多!”

        被一把扯过去搂着的男生舔了舔牙套,小声得吐槽,“凉凉。”脸上一点不高兴都看不出来。


 

     
        最近田野往图书馆跑的勤,一部分原因是准备来年的考试,另一部分的原因就不太好意思说出来了。

    
       在田野习惯选的座位附近有一个长相秀气,干净的男孩。每天都坐在固定的座位,准备考研学习特别认真的男孩。


        不知道是不是田野的错觉,每次自己来图书馆在男孩周围坐下的时候,他总是会抬头向这边看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学习。

     

        今天也是如此,因为吃了饭到图书馆晚了,整个自习室只剩一个位子,在男孩对面。田野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硬着头皮选了那个座位。 “想那么多做什么,人家又不一定认识你。”

      
        看到对面有人来了,男孩抬起了头微卷的刘海有些长了,白色的毛衣看起来就很柔软。他伸出手把自己的东西往这边收了收,就继续低下头看资料了。

     
         田野从书包里拿出要学的东西堆在一角,又拿出耳机和水杯。想起自己有些中意的男孩就坐在对面,生怕被看出了不喜欢学习的样子。闷着头把该做的作业和需要提前准备的课文看了,等田野抬头,对面的男孩并不在座位上。什么时候走的啊?

   
         不一会,男孩回来了,田野离得很远就看到穿着黑色大衣的男孩,整个图书馆那么多人就好像不存在一样,自己眼里只有这个人。



         那一晚,田野久违的睡得有些晚。他也想了很久,默默的接受了自己也许是有点喜欢上图书馆的男孩了这一事实,并且并不打算告诉自己的室友。

     
        
         因为白天有专业课,外语系的课业并不轻松。大三了还是一周至少八节大课,田野可以去图书馆的时间并不太多。一次下午三点才下课,田野背着书包冲向图书馆却正好看到那个男孩收拾好了东西正准备离开,旁边戴着圆框眼镜一个男生在等着他,之后亲昵的搂着男孩的肩膀一起离开。

     

        田野有一瞬间的怔愣,盯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对,男孩很瘦,从侧面看下颌的线条也很好看。田野掐了掐自己脸上的婴儿肥悄悄的叹了口气,度过了学习效率不那么高的几个小时。







*来源于我自己的事嘛,不嫌我废话的话可以看下。
我西班牙语系大四,不考研准备工作,在寝室基本学不进去习。去图书馆次数多了,就注意到一个男生。
然后去的时候会习惯性看他在不在,一次选了对面的座位全程沉迷学习。对他完全不了解,什么信息都没有。

我很怂,哪怕周围朋友都劝我勇敢一点,去要联系方式,也没什么自信更没经验。(不枉我母胎solo这么多年)所以故事里的田野是跟我完全不一样的,他会勇敢,他会得其所爱。

     



注定面临别离

思想导读:

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鲁迅

我经常会想问题时想到最坏的,到最后总是假定是好的。希望他们能学会尊重。

摘纪录:

对善良最大的考验,是相信别人和我们一样善良,相信别人和我们一样,明知有那么多不善良的选项,却依然选择了善良。 ​​​
——黄执中


感谢推荐

年差组!
我们ucal赢下比赛第一件事就是——和他东彬哥击掌😌

(看雨铉伸出手我就在想是跟谁啊,知道我看到了醒目的红发!我瞬间脑补了一万字的脑洞)

When you love someone (上)

  设定都是已经工作的成年人

  再次流水账

  Bgm:Day6—When you love someone

 

 点我看iko受伤出走

走了三个报刊亭买的😷
三年多没有看过这个杂志了

和别人一起走的时候想有自己的空间,不想说话想插上耳机听歌。
自己走的时候神情变得冷淡听着歌却希望有人陪。

总是要慢慢适应。

我们的KT!
ucal tp高地我就知道!

【Chovy X Deft】早知道就不该捡你回来(上)

 想起自己曾经信誓旦旦的说绝不会喜欢比自己小的孩子,看到chovy选手的时候就啪的打脸


一个拉郎,就喜欢可爱的孩子在一起玩


 设定是Chovy的本体是可爱的白狐呢 小金崽是正常的人类


PS:下半部分拉灯开车









当金赫奎训练结束回到宿舍发现门口的趴着的软白团子的时候,认命的想——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捡你回来。

 

 

“变回来。”跟着金赫奎进了房间,白团子听到这话立刻变成了瘦高挺拔的男孩子,眯起眼睛弯下身子就向金赫奎靠去。

 

看着面前的哥稍稍后退了一步,伸出细长的手指抵住了自己的靠近,郑志勋收起了因为心情愉悦而露出的虎牙,抿起嘴一副委屈的模样。

 

“你。。。。。去洗澡吧。东彬哥今天不在我跟他说一下你睡他的床吧。” 金赫奎别开眼不想看这个大高个子的弟弟委屈巴巴,从衣柜扯出一套自己的衣服扔给郑志勋。“呐,毛巾浴室柜子里有,去吧。”

 

让我先洗呢,哥真是的。。。彻底断绝一起洗的可能么?郑志勋轻轻叹了口气,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屋子。

 

 

金赫奎给小孩铺完床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唉——”这是重重叹了口气的Deft选手,“啊,真是的!”这是抓乱自己头发的金赫奎,“最后一次。”这是握紧拳头做好决定的小金。

 

 

大概是一个月前,那天晚上下了大雨,金赫奎去便利店买东西回宿舍的路上,碰到了一只在路边花丛里瑟瑟发抖的白团子。不——那个时候他真的很脏。小心的用外套裹着他带回了宿舍,给洗了澡吹干毛之后,金赫奎发现这并不是他以为的小狗看起来像一只白色的狐狸?简单的喂了点水摸了摸毛,准备明天就送到野生动物保护协会。

 

 

用坐垫和旧衣服做的窝这小东西不待直接蹦到了他的床上,有爱心的金选手勉为其难的决定和这个小家伙挤一晚。顺着柔软的毛摸了下去,当他摸到蓬松的尾巴时怀里的小狐狸低低的叫了一声,灵活的尾巴圈住了他的手腕。金赫奎也没多想,沾上枕头就睡了。

 

 

当第二天日上三竿金赫奎伸出自己的羊驼蹄子想抻个懒腰却发现动弹不得,一扭头看到揽着自己睡的正香的陌生的(?)面孔,没控制住得惊呼一声,“呀!你。。。。。。是谁啊!为什么在我床上!”

 

睡眼惺忪却被魔音穿耳的男孩坐起身,“哥啊,昨天是你捡我回来的啊。”看着面前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男孩晃了晃头黑发间便忽然出现了一对白绒绒的兽耳。“来,哥摸一下。”

 

 

被拉住的手覆在雪白柔软的兽耳上,每摸一下都会微微抖动。“哥,以后我可以来找你么?”郑志勋露出虎牙开心的问他。

 

 

好吧。摸着人家的耳朵好像也不能拒绝啊。金赫奎自暴自弃的想。

 

 

 

 

“哥我洗好了。”头上搭着一条白毛巾穿着他的衣服的小孩进了屋后就局促的站着。

 

在看他眼色么小子?金赫奎指了指刚铺好的床,“你睡那里。”便拿着自己要换的衣物去浴室了。

 

 

 

殊不知金赫奎前脚刚出门,刚还局促的站着的郑志勋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虎牙,把毛巾放在一边爬上了金赫奎的床眼睛周围的泛红格外的显眼。

 

 

 

 

 

 

【马夜】15天 (一)

  男公关只是副业看心情出台 /兮夜

 心里有人但要纾解生理需求?/韩金

 金钱交易在先




“就他吧。”韩金指了指平板上的照片,黑色的半长头发有刘海,看起来像个学生很乖,也像当年的他。

 

 

“所以,哪天安排他到你那里?你确定是去你家里么,俱乐部可以提供住处的。”明凯拿起平板看了看,神情有细微的变化却又转瞬即逝。“这样的话对你的隐私无法提供保护。而且,他服务的也会没那么到位。”

 

 

“就这样吧。就当陪陪我,房子里太冷清了。”韩金不以为意,轻敲了下桌子,问“他叫什么名字?”

 

 

“兮夜,他叫兮夜。今年20岁。”

 


“下周一吧,让他过来。”韩金系上西服的扣子,从沙发上起身抚平衣服下摆的褶皱。“明凯,不用担心我。 周五我会去的,他结婚我怎么能缺席呢?”

 

 

  明凯的欲言又止不仅仅是担心韩金的状态,在韩金离开之后,他给一个人拨去了电话。“有你的单子了。”

 

 

  那边的人明显带着刚睡醒的不耐烦,声音含糊着“明凯,我昨天刚结束一个。知道我被折腾成什么样么?你赚钱赚疯了吧!”

 

 

 “小祖宗,都是我的错。他也是突然找来的,我没来得及把你的资料撤下来。。。。。”明凯慌忙解释被那头打断。

 

 

 “行了。别拿那套糊弄我。你还是想想给我什么好处吧。”

 

 

 “给你两个月的假期,这次薪金翻倍。这位给了你最高的价。”为了让电话那头的小祖宗点头答应,明凯不得不投其所好,“放心,我知根知底的。挺好的人。”

 

 

 “嗯,说说这次什么要求。”隔着电话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撕开包装袋的‘兹拉’一声。

 

 

 “十五天,下周一去他家里。你表现的乖一点就行。”听到对面答应了明凯舒了口气。“还有,他说不行的事你别做。”

 

 

 “好了,我知道了。清纯嘛懂了,地址和资料发过来啊。”

 

 

 

  

    周一的上午,穿着米白色帽衫,深色牛仔裤背着书包提着不大的行李箱的人扣响了目的地的门,静等屋里的人开门。虽说做过很多的单子,可时间长达半个月地点还选在家里的可是第一个。

 

   

   门锁发出‘滴——’一声,门应声而开。开门的是个穿着灰色家居服的瘦高男人。“进来吧。”

 

 

 “好的。韩先生你好,我是兮夜。”该有的客套寒暄还是得有的。

 

 “嗯。”韩金伸手接过男孩提着的箱子,“跟我来。”

 

 

    这是一个不算太大的公寓,装修偏暖色调一些。韩金领着男孩进了房间,“这段时间,你就住这间。被子和床单柜子里有。”又指了指对面的房间“我就住那间,有什么事你可以敲门问我。这里除了我那间你可以随意,但是——不可以进我的房间。”

 

 

 “韩先生,我记住了。”兮夜乖巧的应着。

 

   韩金看着他,兮夜隐约的觉得面前的人并不是在看他却还是摆出了个害羞的笑脸。

 


 “我还有工作,中饭你自己看着吃,可以出去吃,门口的柜子上有钥匙和钱。”韩金皱着眉,似乎有些微恼好看的唇紧抿着转身回了屋子。